首页 > 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信息页通栏广告

宜宾网络女主播的喜怒哀愁

2019-11-11 10:00:54

来源:《新三江周刊》宜宾传媒网

  网络女主播,一个神秘又自带“光环”的群体。

第一篇 主图 直播间内的网络主播.jpg

宜宾直播间内的网络主播

  说她们神秘,是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职业是网络主播;说她们自带光环,是在网络上,她们用各种方式吸引着粉丝观看她们的视频直播。

  同样,在宜宾也有这样一群年轻的女主播,她们有着自己的职业憧憬与梦想……

  片段:

  10月末的宜宾,寒意渐浓,夜晚街上,霓虹灯依然闪烁。一名女子走进了北大街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奶茶店,当时店里顾客满满。她在柜台点了杯热奶茶暖身子,然后笑着和老板聊起天来。女子年轻漂亮、穿着时尚,似乎和奶茶店老板很熟,临走时还说了一句,“我上班去了,改天再来。”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奶茶店里面其他顾客的好奇,就有一名男子询问老板,“你认识那美女?她怎么大晚上的出去上班?”奶茶店老板回答说,“认识,她是一名网络主播。”男子很吃惊,“她是主播?”奶茶店里其余的顾客也纷纷议论起来,在多数人看来,网络主播是一个神秘的群体……

  提示:为方便阅读,对宜宾三名网络主播的采访均使用第一人称记叙

  唱歌跳舞也能挣钱

  我叫湫湫,女生,今年26岁,土生土长的宜宾人,老家在屏山县。20岁那年,我就从老家出来了,自己一个人打拼,之前做过很多份工作,像是房产、金融、培训等。直到2017年,我来到现在这家公司。

  我现在的职业在不少人眼中算是特殊吧,我每天夜里都在上班,但我并非从事一些人想的那种不健康的职业,我只是一名网络主播。在宜宾,不少人觉得我们这个群体很神秘,有年轻人喜欢,有家长排斥,还有的人是不愿了解,也不去理解,纯粹认为我们在虚度光阴、不务正业。但我想说的是,我们想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像很多有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只不过是身处黑暗,仰望光明。

  我现在和闺蜜在老城区租房子住,一室一厅,一张床,两人睡。我每天早上8点起来化妆、吃早餐,再到公司开播,开播的内容就是在公司一间房间里,打开电脑进入网络直播间,面对摄像头唱歌、跳舞、聊天……

  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再从下午6点到晚上10点。我每个月有4天休息时间,其余的每天都是在做相同的事。这样的生活,是从2017年开始的。当时,我在公司做前台,有一天老板突然对我说,“要不你来试个音?”从此给我打开了一扇新奇的大门。

  成为网络主播的第一个月,我的工资是3000多元。唱歌跳舞能赚钱,成了事实。后来与我们公司另外2名女主播还成立了一个组合,组合的名字叫LMZ。

  我是一个内向的女生

  并非多数人想的那样,网络主播就意味着高薪,至少有的人口中说的“网络主播年入百万”,在宜宾我还没遇到过。LMZ组合成立以后,我们不断学习,承接活动,做原创歌曲,知名度在渐渐上升,我们开直播,拿到属于我们的那份收益。最高的一个月,我的薪水是3万元。

  有一次我们在酒都剧场参加活动,好多人来看我们,有陌生人过来告诉我说,他们是我的粉丝,我好开心。

  当时,我最好的想法,就是LMZ能真正成为一个女团,我能成为一个艺人。但生活总是事与愿违,后来我们组合的一名成员离开了,她家里人一直对她这份工作有意见,她最开始和家里吵,后来选择妥协,最终放弃。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