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江时评 > 正文
信息页通栏广告

白酒产业起风了,风很大

2019-11-14 14:06:30

来源:《新三江周刊》宜宾传媒网

  明年1月1日起,白酒生产线不再纳入“限制类”。11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在“限制类”产业中去掉了白酒生产线。省酿酒研究所专家认为,这将有力推动川酒产业健康发展,有利于川酒企业扩大规模、异地发展、生产许可以及优势资本进入白酒行业等,对白酒市场秩序形成正面影响。(据11月7日《四川日报》)

  宜宾是中国白酒之都,不知道市上有关方面是否已经关注到这条重要信息,但毫无疑问这一条信息的“风量”对宜宾白酒产业发展来说是很大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要想不随风飘扬,唯有应时应势而动。之所以说是机遇,那是因为宜宾白酒产业曾经错过了一个十分关键的发展机遇,导致民间资本多年来进入困难。据有关报道显示,宜宾市拥有酒类生产许可证109张,而泸州市则拥有酒类生产许可证293张,是宜宾市的2倍多。

  在2012年的时候,贵州省仁怀市的一张白酒生产许可证竟然卖到了668万元。缺少白酒生产许可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制约宜宾白酒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由于泸州市白酒生产企业比宜宾多得多,因此2018年上半年泸州市完成白酒产量110万千升,而宜宾只有31.94万千升,仅为泸州市的三分之一。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泸州民营白酒企业比宜宾民营白酒企业发展得好很多,宜宾白酒产业有品牌和产地优势,但产业规模和结构不优的劣势十分突出。

  宜宾和遵义是中国两大顶级白酒产区,但遵义市拥有酒类生产许可证574张,是宜宾市的5倍,特别是茅台所在的仁怀市就有获证酒厂506家。仁怀市的酒类生产许可证数量分别占到了全国的4.6%、贵州省的67%和遵义市的88%,因此仁怀市也称中国酒都。

  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首次将白酒生产线、酒精生产线(燃料乙醇项目除外)列入限制类目录。自此,这一“紧箍咒”一直困扰了白酒行业14年。2011年版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继续限制白酒和酒精生产线。2013年,国家发改委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进行了调整,但其中对2011年版本中对酒类相关的目录未发生变化。正因为此,有关部门核发的生产许可证已停办多年了。尽管很多民间资本都想进入白酒行业,但生产许可证一直是白酒行业的稀缺资源,办不了证就意味着无法合法生产经营,更不要说做大做强。

  从仁怀市和泸州市白酒生产许可证数量极大地多于宜宾的情况来看,这两个市的战略远见超过宜宾至少14年以上,如果宜宾再次错过这次“放开”的难得机遇,要想迎头赶上,就会更加困难和艰难,建议宜宾市委市政府一定要高度重视,成立专班加强规划,实施项目包装、招商引资和项目推进。比如成都市邛崃市早在2016年,就在“邛崃市关于支持白酒产业发展的十条措施”中明确“引导和支持有条件的具有白酒生产许可证或规模以上园区外企业向园区集中,享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将具有白酒生产许可证的企业集聚发展,是民营白酒企业做大做强的关键,而过去宜宾的几多白酒金花企业都是分散在各区县,信息不通、交流不多、合力不强、眼界也就不大开阔。

  从近几年的发展趋势来看,发展酒镇、酒庄、酒园区已经是大势所趋。但宜宾的酒镇、酒庄、酒园区发展得却不够好、不够快。比如宜宾的王家白酒、落润白酒、胜天白酒都是比较有名的白酒,但离打造成为酒镇的标准和要求,还差十万八千里,需要更大手笔。明年1月1日之后,笔者估计全国会掀起一波民间资本甚至国有资本投资白酒行业的热潮,而且资金规模一定不会小,这对宜宾白酒产业做大做强极为有利,但从目前宜宾的园区规划、土地供应、项目包装和招商引资等方面来看,准备工作和应对措施做得还极为不够。

  特别是当民间资本蜂拥而入白酒产业的时候,白酒产业的竞争会急剧增加,价格会有所下行,品质要求则会更高,品牌的重要性会更加突出。建议宜宾市有关方面及时召集全市白酒企业进行对策研讨、措施制定,指导企业加强财务杠杆梳理、营销渠道维护,重点要减少优质基酒的外售,特别是用于调味的陈年老酒,更要减少外售,将核心竞争力抓在手上,而产品研发等也要及时跟进才行。(思言

精彩推荐